收藏携手
首页 知识传播 自助测评 专家咨询
您当前所处位置:首页 > 知识传播 > > 同伴教育 > 你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你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浏览数:3915 12月31日 来源:携手在线 作者:HB   | 
文中讲述了一个艾滋病单阳家庭的故事。夫妻两人从相识、相知、相伴到相守,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爱情面前,艾滋病显得微不足道,生活的琐碎让他们的心灵靠得更近。

用不着暧昧地靠近与疏离,用不着花尽时间和心力去培养和猜测,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那种一拍即合的爱情就好了,只需两个人一段时间的相处感受,了解彼此的脾性之后,就安心地告诉自己:这无聊而漫长的一生,如果是与眼前这个人一起,会变得有趣且短暂吧。满怀欣喜地并肩行走,自然而然地牵手相拥,不追求夸张浮华的生活方式,不用对方“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的承诺,携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信念,把沧桑历尽,把风景看透,扭头一看,感谢身边还有一个你。

现实世界里,无数商家看到恋爱背后所蕴藏的巨大的经济价值,许多暗恋的、明恋的、单恋的、三角恋的感情,成为商家竞相利用,刺激消费的一场游戏,即便是单身的人也未能幸免。恋爱的精神内涵早已被架空,加之各种媒介,无论是个体的还是大众媒介的宣扬,社会价值观的灌输,使这一切显得理所当然。于是,商品拜物者越来越多,人们用金钱、权利、身体来获得自己渴望的金钱、权利和身体。眼球经济越发繁荣,形式远远超过内容,感情更像是一场比较谁更能以较小的付出获得较多回报的博弈,在这场博弈里,人人都想着全身而退。到最后,每一个追求爱情的男男女女都被折磨得身心俱惫,商人在幕后数着钞票露出诡谲的微笑。

青海湖邂逅

正因为如此,平凡的感情在我们的社会里更显得难能可贵。爱情的真谛是成就更好的彼此,而不是给对方徒增不安与困惑。很久以前,小智并不明白这些道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喜欢四处游玩的大学生,在一次旅行中认识了小雪。

坐在驶往青海的列车上,小智感到有些无聊,大半天的硬座坐下来,他觉得屁股近乎僵硬。想到睡觉是打发时间不错的选择,小智把头靠在车窗上眯了一会儿。列车中途停靠,上来一个女孩,小智瞥了两眼,显然跟他一样是个学生,独自一个人出来玩。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勇敢了吗?他这样想着,又眯上了眼睛。坐火车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他只想早日到达西宁,到达向往的青海湖。

“Hello,同学你去哪里玩啊?”从对面传来一声问候,小智看着对面的女孩,捆着马尾,笑容很亲切,他知道终于不用孤单地在这趟坐得快要发霉的火车上睡觉了。通过交谈,他知道对面的女孩叫“小雪”,和他一样,他们都有利用空闲时间四处旅行的爱好,巧合的是他们这次的目的地都是青海湖。在小智眼里,小雪是一个热情、善良、有主见的女孩。临近下车时,小雪对小智说:“跟你聊天真愉快,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小智知道,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以后可能很难再见。在西宁下车后,他们就散了,去了各自提前订好的旅馆。

青海湖的美丽令小智叹为观止,大量候鸟在此地栖息。微风浮动,泛起湖面的波光粼粼直抵人心。正在这时,小智看到人群中一张熟悉的面孔,就走了过去。“啊?!是你!”看到小智,小雪十分惊讶。整个青海湖之旅,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小智发现,他和小雪的精神深处有许多共同的地方,他们都怀着对美好景物的向往,他们崇尚简单自由的生活方式。

那时五月,大量的候鸟伴随着印度洋海面上飘来的暖风,越过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脉,来到清澈透明的青海湖搭窝筑居,产卵育幼。小智忘不了那时美丽的青海湖,忘不了满地都是金灿灿的油菜花,忘不了小雪带来的美好回忆。小智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还会发生什么惊喜和苦难,他也不知道青海湖之旅遇到的小雪日后成了他一生的伴侣,让他后来感染艾滋病的岁月也成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潜藏危机的爱情

那一年是2000年,实行五一黄金周的第一年,手机刚刚开始普及,身为大学生的小智和小雪还没有自己的手机。身处两地,每月一次的书信成了他们最主要的交流方式。偶尔也会相约到一个他们喜欢的地方游玩。

一年以后,小智毕业,来到了小雪上学的城市工作,两个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像所有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或者宅在小智的出租屋里看电视哪也不去。偶尔会闹一些小矛盾,小智都会主动和好,两人关系愈发亲密。有时候小智出差,一次就是一两个星期,他都会给小雪带一些礼物来哄她。

转眼就到了小雪找工作的时候,然而过程并不顺利。几场招聘会跑下来,小雪感到心灰意冷。小智一直在旁边给她鼓励,但是疲惫的小雪觉得,这些鼓励都是无用功,找工作还是得靠自己。加上小智出差,也常常顾及不到小雪。两人之间的关系稍微有些疏远。其实两个人从内心里都很在乎彼此,只不过有时候内心并不在一个节奏,稍微有一些懈怠,都会让对方感到不安。

一天,小智接到小雪电话。小雪在电话里说,她已经找好工作,签到了另一个城市。小智听完人都傻了,匆匆从外地赶回小雪身边。那是他们第一次大吵,面对所谓的现实,小智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可是小雪也没有办法,这是她目前找到的唯一一份工作,她没办法拒绝。小雪向小智保证,会努力接着找别的工作留在这座城市。小智觉得小雪满嘴都是假话,他第一次感到眼前这个他深爱的人变得这么陌生,带着心中的失望、生气与不满,他再一次来到出差的城市。没有电话,没有消息,小智觉得小雪也不像以前那么关心她了。大概到最后我们还是会分手吧,小智这样想着。这时旅店门口塞进来一张名片,是一夜情的。小智过去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看都不会看一眼,可是这一次,小智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那一晚上,他并没有做好保护措施。后来他说,这一晚令他悔恨终生。

回去之后,小雪看到一脸疲惫的小智觉得很愧疚,她明白自己的选择给小智带来的巨大困扰,相比工作的城市,她更应该珍惜眼前这个人,即使不能再一个城市工作,她也不在乎异地。小雪向小智吐露了心声,表达了希望留在他身边的愿望。小智听着,不知道该怎么向眼前的女孩解释。

冲破艾滋的陪伴

小雪终于找到了工作,可以留在这个城市,她第一个跑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小智。此时的小智低烧不断,并没有为这个好消息感到多么开心。几天之后,低烧退却,那个时候小智并不知道,自己的病不是普通的低烧,而是艾滋病急性感染期的症状。

在一次公益献血之后的某一天,小智接到电话,他被告知感染了艾滋病。如同晴天霹雳,小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自己的情绪,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工作,面对家人,面对他心爱的小雪。那一瞬间他甚至想到了自杀。

他去跟小雪说分手,小雪感到他莫名其妙。在她的不断追问下,小智讲出了实情。当她听到一夜情、艾滋病这些好像只有在电视上才能听到的名词的时候,一下子就懵了,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回去。找工作时一直积累的委屈、疲惫一下子涌上心头,她坐在家里哭了一整天,她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小智深知自己给小雪带来的伤害,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毕竟他现在是一个病人,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已经判死缓的犯人。小智整天躲在出租屋里不愿意出门,他觉得自己像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伤害到身边的人。愧疚、后悔、自责之情无时无刻不侵袭着他,等小雪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

“亲爱的,你怎么成了这幅模样。”小雪捧着小智的脸说。说完把吃的扔到小智手里,然后给他收拾屋子。小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以为这是一个梦,他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等小雪收拾完了,小智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走吧我们。”小雪拉着小智的手说。“去哪?”小智想挣开小雪的手。“去医院啊,你老甩我手干嘛。”“我是艾滋病……”小雪没管他,带小智来到传染病医院咨询了医生的关于艾滋病的事情。

晚上回来,小雪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小智在一旁心疼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小雪心里是怎么想的。小智说:“我很对不起你。”“你也知道你对不起我吗?你那么随随便便就和别人在上床,我怎么安心把后半生托付给你?这些日子里我天天以泪洗面,一想起来我就觉得无法原谅你。可我老是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的点点滴滴,我早就认定这一辈子跟着你,无论你到哪里。我真的好舍不得你,可我不知道该如何原谅你。”小智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当时只觉得很难过,以为就要失去你了,然后脑子一热,就……”小智说不下去,也哭了出来。小雪给他擦掉眼泪说:“我只原谅你这一次,如果再有这种事,我一定杀了你!”小智被小雪的话惊到了:“可是我是一个艾滋病人……”小雪说:“以前觉得艾滋病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这几天我一直在查关于艾滋病的资料,才了解艾滋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日常的接触不会传染艾滋病,性生活中做好保护措施也不会发生感染。而且艾滋病有一个漫长的潜伏期,潜伏期内艾滋病人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和工作……”小雪像专家一样讲着,小智听得一句话也插不上,他被眼前这个女孩感动得一塌糊涂。他为自己身为艾滋病感染者却对艾滋病知之甚少感到羞愧,前一秒还觉得没有生的希望,这一刻他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不只是因为了解了艾滋病并没有多么可怕,更因为眼前这个美丽善良愿意陪着他的女孩。

缺失的告白

小雪帮小智保守着这个秘密,他们像往常一样工作、学习以及游玩。后来两人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生活过得波澜不惊,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对特别幸福甜蜜的小两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比一般人更了解彼此,更懂得包容和体谅,他们知道平凡的感情更加难能可贵,爱情的真谛是成就更好的彼此,而不是给对方徒增不安与困惑。这些道理,在小雪的陪伴下,小智现在明白了。

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那个时候小雪和小智一起窝家里面看电视剧《裸婚时代》,看到刘易阳跟童佳倩表白说“虽然我没车、没钱、没房、没钻戒, 但是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那一段的时候,小雪哭得眼泪哗哗的。哭完,小雪对小智说:“老公,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好像你从来没有对我表白过,我觉得自己太亏了,你要把这一段给我补回来。”小智说:“都老夫老妻了,有必要这样吗?”小雪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你根本就不了解女人。”

小智知道自己躲不过,想了想,就对小雪说了自己一直以来想说的话:“以前我不懂,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很多时候,我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旅行。我发现一个人的日子并没有多么糟糕,我曾经渴望的安慰,我曾经渴望的认可,我曾经惧怕的孤独,都在我单身的时候得到了补全。

直到遇见你,身上的固执己见和自以为是,都因为你而慢慢发生改变。我以前觉得人一生下来就在不断形成自己的性格,等我们开始寻找自己的爱情的时候,我们成了浑身布满铠甲,性格冥顽不化的个体。我遇到过很多不错的姑娘,但是常常因为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最终没能走在一起。相爱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情,要包容性格上的缺点,要容忍习惯上的差异,还有常常蹦出来的自尊和骄傲,妒忌和猜疑,攀比和虚荣,以及家庭和各种社会关系的阻挠,想到这些就会对爱情感到绝望。

在青海湖之旅中我们相识,至今仍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我觉得你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又或者冥冥之中有一种魔力在促使我靠近你。在那以后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我曾经对于爱情的恐惧慢慢消散,我不担心在你面前表现出我的缺点和软弱,我知道你会维护我的自尊心,让我体面地生活,从容不迫地面对挫折,打消我的不安,我逐渐体会到信任和被信任是一种如此美好的体验,包容和被包容是一股如此温暖的力量。

在我患病以后,我一度为这种即将消失的感觉感到绝望,我自己都不能接受我自己。我看过很多韩剧,看过很多即使生老病死依然不离不弃的美丽故事,但我始终认为人生是残酷的。我觉得你为我付出了足够多的东西,是时候放开你。但是那一天你带我去医院的时候,我内心仅有的一点消极和黑暗,也被你的阳光驱散。你从未想过离开我,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败我们之间的爱情。那个时候我对爱情又有了一种新的理解,那是一股融入血液的力量,是一种虔诚的信仰,你对我的爱如死亡般坚强,这也是我今后生活中面对歧视和病痛的力量源泉。歧视算什么,艾滋病算什么,只要有你的陪伴,就算被千夫所指,我也有了横眉冷对的勇气。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给我韩剧一般的爱情。很抱歉,许多我们约定的地方没法带着你去,我希望下辈子拥有一个足够健康的身体,赚足够多的钱,带你踏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去月亮上看地球和星星。我爱你,从前,现在和以后,我都会一直爱着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那个时候,小智的艾滋病已经进入发病期,体内的CD4指数剩下个位数。小雪看着小智因脂肪转移而日渐消瘦的脸,她知道留给小智的时间不多了。每一天,她强忍着想哭的冲动,陪在小智身边。在小智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每一天都充满欢声笑语。他们两个都知道,共同的时间所剩无几,没有功夫拿来难过。

最终小智死于恶性肿瘤,火化那一天,小雪一并烧了和小智在一起那些年写的日记。那些日记里面,记录了两个人在一起的琐碎生活。

在一篇名为《陪伴》的日记里,小雪写道:“今天想吃路边摊,有小智陪着我,真好;今天想去逛街,有小智牵着,真好;今天很想爬山,小智背着我,真好;今天只想一个人待着,我把小智赶出家门,真好……可是,如果有一天,小智不在了,这些事我再也不想同别人一起做。”

在一篇名为《告白》的日记里,小雪写道:“跟小智一起看肥皂剧和电影,里面许多告白的场景,可是小智像个木头人一样,从来没有被这些事情触动过。我们满怀欣喜地并肩行走,自然而然地牵手相拥,表白像是成了一件多余的事情。几年以后我才反应过来,这是我身为少女时的一大缺憾。今天无理取闹地让小智跟我告白,比刘易阳说得好一千倍,一万倍,我既感动又难过,也终于明白小智常常说得那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他说出了许多我想对他说得话,我觉得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在很久很久以前青海湖邂逅,我就发现我们灵魂深处住着同一个精灵。经过这些年共同生活,我们仿佛将对方融入彼此的血液,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一个动作我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就算有一天他离开了人世,我的身体里还住着他的灵魂。就算有一天我垂垂老矣,我不会感到害怕,因为我知道天堂有人在等我。”

后来小雪加入志愿者的队伍,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帮助许多艾滋病感染者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成为志愿者是小雪一直以来的心愿,小智患病的时候得到了志愿者的无私帮助,这让她一直心怀感激。在做志愿者期间,小雪亲历许多发生在感染者身上的感人故事,感染者对待小雪像是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样。他们的热情让小雪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更加热爱。

跟小雪闲聊时,无意中聊起了小智。她笑着说:“怎么会不想他呢。我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举手投足间都有他的影子。他去世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放自己的情感。有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大堆事,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像丧失了生活的能力。后来情况慢慢好转,对他的思念之情也不像当初那样强烈。工作、买菜、吃饭、睡觉,我学会了一个人有条不紊地生活。有一天在家闲着没事看书,有一篇古文是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课本上我们都学到过。以前觉得文章艰涩难懂,毫无趣味。那天读到‘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一句的时候,眼泪毫无来由地掉了下来。时间从未停止过流逝的脚步,带走了许多故人和回忆。合上书我才恍然,总有一些东西是时间带不走的。就像我对他的思念,历久弥新。”

更多>>

专家医师

  • 伦文辉 主任医师

    北京地坛医院 皮肤性病科

    擅长: 皮肤病、性传播疾病和艾滋病的临床及临床...

    向TA咨询
  • 孙丽君 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 感染中心性病艾...

    擅长: 梅毒及下生殖道感染性疾病(尖锐湿疣、H...

    向TA咨询
  • 吴昊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院 感染中心

    擅长: 艾滋病、新发突发传染病、感染性疾病临床...

    向TA咨询
更多>>

医院推荐

三甲

北京地坛医院

三甲

北京佑安医院

三甲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

二甲

北京市石景山医院

自助测评

汇集国内300名医、专家多年治疗经验,整合众多临床数据。测评准确率高达99%

你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1 4 来源:携手在线 作者: 12月31日
文中讲述了一个艾滋病单阳家庭的故事。夫妻两人从相识、相知、相伴到相守,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爱情面前,艾滋病显得微不足道,生活的琐碎让他们的心灵靠得更近。

用不着暧昧地靠近与疏离,用不着花尽时间和心力去培养和猜测,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那种一拍即合的爱情就好了,只需两个人一段时间的相处感受,了解彼此的脾性之后,就安心地告诉自己:这无聊而漫长的一生,如果是与眼前这个人一起,会变得有趣且短暂吧。满怀欣喜地并肩行走,自然而然地牵手相拥,不追求夸张浮华的生活方式,不用对方“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的承诺,携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信念,把沧桑历尽,把风景看透,扭头一看,感谢身边还有一个你。

现实世界里,无数商家看到恋爱背后所蕴藏的巨大的经济价值,许多暗恋的、明恋的、单恋的、三角恋的感情,成为商家竞相利用,刺激消费的一场游戏,即便是单身的人也未能幸免。恋爱的精神内涵早已被架空,加之各种媒介,无论是个体的还是大众媒介的宣扬,社会价值观的灌输,使这一切显得理所当然。于是,商品拜物者越来越多,人们用金钱、权利、身体来获得自己渴望的金钱、权利和身体。眼球经济越发繁荣,形式远远超过内容,感情更像是一场比较谁更能以较小的付出获得较多回报的博弈,在这场博弈里,人人都想着全身而退。到最后,每一个追求爱情的男男女女都被折磨得身心俱惫,商人在幕后数着钞票露出诡谲的微笑。

青海湖邂逅

正因为如此,平凡的感情在我们的社会里更显得难能可贵。爱情的真谛是成就更好的彼此,而不是给对方徒增不安与困惑。很久以前,小智并不明白这些道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喜欢四处游玩的大学生,在一次旅行中认识了小雪。

坐在驶往青海的列车上,小智感到有些无聊,大半天的硬座坐下来,他觉得屁股近乎僵硬。想到睡觉是打发时间不错的选择,小智把头靠在车窗上眯了一会儿。列车中途停靠,上来一个女孩,小智瞥了两眼,显然跟他一样是个学生,独自一个人出来玩。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勇敢了吗?他这样想着,又眯上了眼睛。坐火车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他只想早日到达西宁,到达向往的青海湖。

“Hello,同学你去哪里玩啊?”从对面传来一声问候,小智看着对面的女孩,捆着马尾,笑容很亲切,他知道终于不用孤单地在这趟坐得快要发霉的火车上睡觉了。通过交谈,他知道对面的女孩叫“小雪”,和他一样,他们都有利用空闲时间四处旅行的爱好,巧合的是他们这次的目的地都是青海湖。在小智眼里,小雪是一个热情、善良、有主见的女孩。临近下车时,小雪对小智说:“跟你聊天真愉快,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小智知道,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以后可能很难再见。在西宁下车后,他们就散了,去了各自提前订好的旅馆。

青海湖的美丽令小智叹为观止,大量候鸟在此地栖息。微风浮动,泛起湖面的波光粼粼直抵人心。正在这时,小智看到人群中一张熟悉的面孔,就走了过去。“啊?!是你!”看到小智,小雪十分惊讶。整个青海湖之旅,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小智发现,他和小雪的精神深处有许多共同的地方,他们都怀着对美好景物的向往,他们崇尚简单自由的生活方式。

那时五月,大量的候鸟伴随着印度洋海面上飘来的暖风,越过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脉,来到清澈透明的青海湖搭窝筑居,产卵育幼。小智忘不了那时美丽的青海湖,忘不了满地都是金灿灿的油菜花,忘不了小雪带来的美好回忆。小智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还会发生什么惊喜和苦难,他也不知道青海湖之旅遇到的小雪日后成了他一生的伴侣,让他后来感染艾滋病的岁月也成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潜藏危机的爱情

那一年是2000年,实行五一黄金周的第一年,手机刚刚开始普及,身为大学生的小智和小雪还没有自己的手机。身处两地,每月一次的书信成了他们最主要的交流方式。偶尔也会相约到一个他们喜欢的地方游玩。

一年以后,小智毕业,来到了小雪上学的城市工作,两个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像所有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或者宅在小智的出租屋里看电视哪也不去。偶尔会闹一些小矛盾,小智都会主动和好,两人关系愈发亲密。有时候小智出差,一次就是一两个星期,他都会给小雪带一些礼物来哄她。

转眼就到了小雪找工作的时候,然而过程并不顺利。几场招聘会跑下来,小雪感到心灰意冷。小智一直在旁边给她鼓励,但是疲惫的小雪觉得,这些鼓励都是无用功,找工作还是得靠自己。加上小智出差,也常常顾及不到小雪。两人之间的关系稍微有些疏远。其实两个人从内心里都很在乎彼此,只不过有时候内心并不在一个节奏,稍微有一些懈怠,都会让对方感到不安。

一天,小智接到小雪电话。小雪在电话里说,她已经找好工作,签到了另一个城市。小智听完人都傻了,匆匆从外地赶回小雪身边。那是他们第一次大吵,面对所谓的现实,小智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可是小雪也没有办法,这是她目前找到的唯一一份工作,她没办法拒绝。小雪向小智保证,会努力接着找别的工作留在这座城市。小智觉得小雪满嘴都是假话,他第一次感到眼前这个他深爱的人变得这么陌生,带着心中的失望、生气与不满,他再一次来到出差的城市。没有电话,没有消息,小智觉得小雪也不像以前那么关心她了。大概到最后我们还是会分手吧,小智这样想着。这时旅店门口塞进来一张名片,是一夜情的。小智过去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看都不会看一眼,可是这一次,小智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那一晚上,他并没有做好保护措施。后来他说,这一晚令他悔恨终生。

回去之后,小雪看到一脸疲惫的小智觉得很愧疚,她明白自己的选择给小智带来的巨大困扰,相比工作的城市,她更应该珍惜眼前这个人,即使不能再一个城市工作,她也不在乎异地。小雪向小智吐露了心声,表达了希望留在他身边的愿望。小智听着,不知道该怎么向眼前的女孩解释。

冲破艾滋的陪伴

小雪终于找到了工作,可以留在这个城市,她第一个跑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小智。此时的小智低烧不断,并没有为这个好消息感到多么开心。几天之后,低烧退却,那个时候小智并不知道,自己的病不是普通的低烧,而是艾滋病急性感染期的症状。

在一次公益献血之后的某一天,小智接到电话,他被告知感染了艾滋病。如同晴天霹雳,小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自己的情绪,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工作,面对家人,面对他心爱的小雪。那一瞬间他甚至想到了自杀。

他去跟小雪说分手,小雪感到他莫名其妙。在她的不断追问下,小智讲出了实情。当她听到一夜情、艾滋病这些好像只有在电视上才能听到的名词的时候,一下子就懵了,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回去。找工作时一直积累的委屈、疲惫一下子涌上心头,她坐在家里哭了一整天,她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小智深知自己给小雪带来的伤害,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毕竟他现在是一个病人,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已经判死缓的犯人。小智整天躲在出租屋里不愿意出门,他觉得自己像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伤害到身边的人。愧疚、后悔、自责之情无时无刻不侵袭着他,等小雪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

“亲爱的,你怎么成了这幅模样。”小雪捧着小智的脸说。说完把吃的扔到小智手里,然后给他收拾屋子。小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以为这是一个梦,他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等小雪收拾完了,小智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走吧我们。”小雪拉着小智的手说。“去哪?”小智想挣开小雪的手。“去医院啊,你老甩我手干嘛。”“我是艾滋病……”小雪没管他,带小智来到传染病医院咨询了医生的关于艾滋病的事情。

晚上回来,小雪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小智在一旁心疼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小雪心里是怎么想的。小智说:“我很对不起你。”“你也知道你对不起我吗?你那么随随便便就和别人在上床,我怎么安心把后半生托付给你?这些日子里我天天以泪洗面,一想起来我就觉得无法原谅你。可我老是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的点点滴滴,我早就认定这一辈子跟着你,无论你到哪里。我真的好舍不得你,可我不知道该如何原谅你。”小智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当时只觉得很难过,以为就要失去你了,然后脑子一热,就……”小智说不下去,也哭了出来。小雪给他擦掉眼泪说:“我只原谅你这一次,如果再有这种事,我一定杀了你!”小智被小雪的话惊到了:“可是我是一个艾滋病人……”小雪说:“以前觉得艾滋病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这几天我一直在查关于艾滋病的资料,才了解艾滋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日常的接触不会传染艾滋病,性生活中做好保护措施也不会发生感染。而且艾滋病有一个漫长的潜伏期,潜伏期内艾滋病人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和工作……”小雪像专家一样讲着,小智听得一句话也插不上,他被眼前这个女孩感动得一塌糊涂。他为自己身为艾滋病感染者却对艾滋病知之甚少感到羞愧,前一秒还觉得没有生的希望,这一刻他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不只是因为了解了艾滋病并没有多么可怕,更因为眼前这个美丽善良愿意陪着他的女孩。

缺失的告白

小雪帮小智保守着这个秘密,他们像往常一样工作、学习以及游玩。后来两人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生活过得波澜不惊,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对特别幸福甜蜜的小两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比一般人更了解彼此,更懂得包容和体谅,他们知道平凡的感情更加难能可贵,爱情的真谛是成就更好的彼此,而不是给对方徒增不安与困惑。这些道理,在小雪的陪伴下,小智现在明白了。

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那个时候小雪和小智一起窝家里面看电视剧《裸婚时代》,看到刘易阳跟童佳倩表白说“虽然我没车、没钱、没房、没钻戒, 但是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那一段的时候,小雪哭得眼泪哗哗的。哭完,小雪对小智说:“老公,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好像你从来没有对我表白过,我觉得自己太亏了,你要把这一段给我补回来。”小智说:“都老夫老妻了,有必要这样吗?”小雪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你根本就不了解女人。”

小智知道自己躲不过,想了想,就对小雪说了自己一直以来想说的话:“以前我不懂,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很多时候,我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旅行。我发现一个人的日子并没有多么糟糕,我曾经渴望的安慰,我曾经渴望的认可,我曾经惧怕的孤独,都在我单身的时候得到了补全。

直到遇见你,身上的固执己见和自以为是,都因为你而慢慢发生改变。我以前觉得人一生下来就在不断形成自己的性格,等我们开始寻找自己的爱情的时候,我们成了浑身布满铠甲,性格冥顽不化的个体。我遇到过很多不错的姑娘,但是常常因为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最终没能走在一起。相爱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情,要包容性格上的缺点,要容忍习惯上的差异,还有常常蹦出来的自尊和骄傲,妒忌和猜疑,攀比和虚荣,以及家庭和各种社会关系的阻挠,想到这些就会对爱情感到绝望。

在青海湖之旅中我们相识,至今仍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我觉得你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又或者冥冥之中有一种魔力在促使我靠近你。在那以后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我曾经对于爱情的恐惧慢慢消散,我不担心在你面前表现出我的缺点和软弱,我知道你会维护我的自尊心,让我体面地生活,从容不迫地面对挫折,打消我的不安,我逐渐体会到信任和被信任是一种如此美好的体验,包容和被包容是一股如此温暖的力量。

在我患病以后,我一度为这种即将消失的感觉感到绝望,我自己都不能接受我自己。我看过很多韩剧,看过很多即使生老病死依然不离不弃的美丽故事,但我始终认为人生是残酷的。我觉得你为我付出了足够多的东西,是时候放开你。但是那一天你带我去医院的时候,我内心仅有的一点消极和黑暗,也被你的阳光驱散。你从未想过离开我,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败我们之间的爱情。那个时候我对爱情又有了一种新的理解,那是一股融入血液的力量,是一种虔诚的信仰,你对我的爱如死亡般坚强,这也是我今后生活中面对歧视和病痛的力量源泉。歧视算什么,艾滋病算什么,只要有你的陪伴,就算被千夫所指,我也有了横眉冷对的勇气。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给我韩剧一般的爱情。很抱歉,许多我们约定的地方没法带着你去,我希望下辈子拥有一个足够健康的身体,赚足够多的钱,带你踏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去月亮上看地球和星星。我爱你,从前,现在和以后,我都会一直爱着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那个时候,小智的艾滋病已经进入发病期,体内的CD4指数剩下个位数。小雪看着小智因脂肪转移而日渐消瘦的脸,她知道留给小智的时间不多了。每一天,她强忍着想哭的冲动,陪在小智身边。在小智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每一天都充满欢声笑语。他们两个都知道,共同的时间所剩无几,没有功夫拿来难过。

最终小智死于恶性肿瘤,火化那一天,小雪一并烧了和小智在一起那些年写的日记。那些日记里面,记录了两个人在一起的琐碎生活。

在一篇名为《陪伴》的日记里,小雪写道:“今天想吃路边摊,有小智陪着我,真好;今天想去逛街,有小智牵着,真好;今天很想爬山,小智背着我,真好;今天只想一个人待着,我把小智赶出家门,真好……可是,如果有一天,小智不在了,这些事我再也不想同别人一起做。”

在一篇名为《告白》的日记里,小雪写道:“跟小智一起看肥皂剧和电影,里面许多告白的场景,可是小智像个木头人一样,从来没有被这些事情触动过。我们满怀欣喜地并肩行走,自然而然地牵手相拥,表白像是成了一件多余的事情。几年以后我才反应过来,这是我身为少女时的一大缺憾。今天无理取闹地让小智跟我告白,比刘易阳说得好一千倍,一万倍,我既感动又难过,也终于明白小智常常说得那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他说出了许多我想对他说得话,我觉得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在很久很久以前青海湖邂逅,我就发现我们灵魂深处住着同一个精灵。经过这些年共同生活,我们仿佛将对方融入彼此的血液,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一个动作我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就算有一天他离开了人世,我的身体里还住着他的灵魂。就算有一天我垂垂老矣,我不会感到害怕,因为我知道天堂有人在等我。”

后来小雪加入志愿者的队伍,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帮助许多艾滋病感染者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成为志愿者是小雪一直以来的心愿,小智患病的时候得到了志愿者的无私帮助,这让她一直心怀感激。在做志愿者期间,小雪亲历许多发生在感染者身上的感人故事,感染者对待小雪像是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样。他们的热情让小雪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更加热爱。

跟小雪闲聊时,无意中聊起了小智。她笑着说:“怎么会不想他呢。我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举手投足间都有他的影子。他去世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放自己的情感。有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大堆事,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像丧失了生活的能力。后来情况慢慢好转,对他的思念之情也不像当初那样强烈。工作、买菜、吃饭、睡觉,我学会了一个人有条不紊地生活。有一天在家闲着没事看书,有一篇古文是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课本上我们都学到过。以前觉得文章艰涩难懂,毫无趣味。那天读到‘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一句的时候,眼泪毫无来由地掉了下来。时间从未停止过流逝的脚步,带走了许多故人和回忆。合上书我才恍然,总有一些东西是时间带不走的。就像我对他的思念,历久弥新。”

猜你喜欢

  • 正在推荐...

看过的人还看过

典型病症识别率高达96% 自助测评

行为测评
五分钟,还原行为,感知风险,防患于未然

症状测评
症状评测说风险,科学治疗是王道

隐私体检
轻轻松松做体检,体体面面保健康

专家咨询


上一个
  • 吴昊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

    擅长:艾滋病、新发突发...

    向TA咨询

    孙丽君 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 门诊主任,...

    擅长:梅毒及下生殖道感...

    向TA咨询
  • 张彤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

    擅长:艾滋病临床诊断与...

    向TA咨询

    李在村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 主任医师

    擅长:性病艾滋病临床诊...

    向TA咨询
  • 伦文辉 主任医师

    北京地坛医... 皮肤性病科...

    擅长:皮肤病、性传播疾...

    向TA咨询

    吴焱 副教授

    北京地坛医... 副主任医师...

    擅长:高危性行为的风险...

    向TA咨询
  • 赵红心 主任医师

    北京地坛医... 感染一科主...

    擅长:艾滋病

    向TA咨询

    王克荣 副主任护师

    北京地坛医... 护士长

    擅长:艾滋病免费治疗咨...

    向TA咨询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