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携手
首页 知识传播 自助测评 专家咨询
您当前所处位置:首页 > 知识传播 > > 坚韧前行 > 感染者自述:过年回家我却陷入深深的担忧(二)

感染者自述:过年回家我却陷入深深的担忧(二)

浏览数:1482 01月13日 来源:携手在线 作者:南子   | 
转眼已至年末,回想之前踏入疾控中心,心理医生跟我谈话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原本已经慢慢接受了我的这个新身份,但提到过年回家心中不免又开始不安和担忧。

拿到报告的一刻,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全然不记得医生说了什么,只觉得那时正午的太阳,那么刺目,令眼生疼。

转眼已至年末,回想之前踏入疾控中心,心理医生跟我谈话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原本已经慢慢接受了我的这个新身份,但提到过年回家心中不免又开始不安和担忧。

那是我刚确诊感染不久的几天时间里,我接到了疾控中心的电话,说是想和我谈谈。拖着疲惫的身躯,套上短袖外套便出了门。还记得医生当时对我说的话:“虽然现在谁也不能确定同性恋是否是天生的,但同性恋是不能矫正的。性取向不随人的主观意识改变而改变,所以不要试图改变,那并不会让你觉得和‘正常人’一样觉得‘正常’,因为性取向无论是什么,它本身就是正常的。”在那之后就开始了我的抗病毒治疗生涯。刚开始服用抗病毒药产生的各种毒副反应折磨得我生不如死,慢慢适应之后身体也逐渐健朗了起来,日常学校组织的体育活动我也积极参加,也是为了增强身体素质,提高抵抗力,这样的日子每天虽然很辛苦但是内心因为医生的话而变得不再自卑和憋闷,因为性取向无法改变,本身也并没有错与对,我能做的就是接受并且快乐地继续以后的生活。

但问题并不会因为我接受现状而变得不存在。我接受,并不意味着我的父母也会接受;这样的状态让我感到快乐,但同样,这样的状态并不一定会让父母感到快乐。现在我就面临最大的问题:年关。

马上就要过年了,身边的小伙伴都纷纷买票,收拾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买回很多年货想要和父母一起开心过大年,而我却如临大敌。为什么?回家难道不好么?当然不是。只是我要怎么面对我的父母?我是一个同性恋要如何开口?现在的我还不止是同性恋,同时还是HIV病毒携带者,这样残酷的事实我是否应该告诉他们?还是不告诉一直隐瞒?此刻的我真的迷茫了……

年关就是我要面对的一道坎,逃避始终不是办法,可我又该怎样做呢?此刻真的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我上大一时没有轻易地认识他并且相信他,如果我没有和他发生关系,如果我不是一个同性恋,那,该有多好!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没有“如果”。

更多>>

专家医师

  • 张彤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院 感染中心

    擅长: 艾滋病临床诊断与治疗。

    向TA咨询
  • 赵红心 主任医师

    北京地坛医院 感染一科

    擅长: 艾滋病

    向TA咨询
  • 吴焱 副教授

    北京地坛医院 皮肤性病科

    擅长: 高危性行为的风险评估;尖锐湿疣、梅毒、...

    向TA咨询
更多>>

医院推荐

三甲

北京地坛医院

三甲

北京佑安医院

三甲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

二甲

北京市石景山医院

自助测评

汇集国内300名医、专家多年治疗经验,整合众多临床数据。测评准确率高达99%

感染者自述:过年回家我却陷入深深的担忧(二)

0 1 来源:携手在线 作者: 01月13日
转眼已至年末,回想之前踏入疾控中心,心理医生跟我谈话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原本已经慢慢接受了我的这个新身份,但提到过年回家心中不免又开始不安和担忧。

拿到报告的一刻,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全然不记得医生说了什么,只觉得那时正午的太阳,那么刺目,令眼生疼。

转眼已至年末,回想之前踏入疾控中心,心理医生跟我谈话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原本已经慢慢接受了我的这个新身份,但提到过年回家心中不免又开始不安和担忧。

那是我刚确诊感染不久的几天时间里,我接到了疾控中心的电话,说是想和我谈谈。拖着疲惫的身躯,套上短袖外套便出了门。还记得医生当时对我说的话:“虽然现在谁也不能确定同性恋是否是天生的,但同性恋是不能矫正的。性取向不随人的主观意识改变而改变,所以不要试图改变,那并不会让你觉得和‘正常人’一样觉得‘正常’,因为性取向无论是什么,它本身就是正常的。”在那之后就开始了我的抗病毒治疗生涯。刚开始服用抗病毒药产生的各种毒副反应折磨得我生不如死,慢慢适应之后身体也逐渐健朗了起来,日常学校组织的体育活动我也积极参加,也是为了增强身体素质,提高抵抗力,这样的日子每天虽然很辛苦但是内心因为医生的话而变得不再自卑和憋闷,因为性取向无法改变,本身也并没有错与对,我能做的就是接受并且快乐地继续以后的生活。

但问题并不会因为我接受现状而变得不存在。我接受,并不意味着我的父母也会接受;这样的状态让我感到快乐,但同样,这样的状态并不一定会让父母感到快乐。现在我就面临最大的问题:年关。

马上就要过年了,身边的小伙伴都纷纷买票,收拾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买回很多年货想要和父母一起开心过大年,而我却如临大敌。为什么?回家难道不好么?当然不是。只是我要怎么面对我的父母?我是一个同性恋要如何开口?现在的我还不止是同性恋,同时还是HIV病毒携带者,这样残酷的事实我是否应该告诉他们?还是不告诉一直隐瞒?此刻的我真的迷茫了……

年关就是我要面对的一道坎,逃避始终不是办法,可我又该怎样做呢?此刻真的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我上大一时没有轻易地认识他并且相信他,如果我没有和他发生关系,如果我不是一个同性恋,那,该有多好!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没有“如果”。

猜你喜欢

  • 正在推荐...

看过的人还看过

典型病症识别率高达96% 自助测评

行为测评
五分钟,还原行为,感知风险,防患于未然

症状测评
症状评测说风险,科学治疗是王道

隐私体检
轻轻松松做体检,体体面面保健康

专家咨询


上一个
  • 吴昊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

    擅长:艾滋病、新发突发...

    向TA咨询

    孙丽君 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 门诊主任,...

    擅长:梅毒及下生殖道感...

    向TA咨询
  • 张彤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

    擅长:艾滋病临床诊断与...

    向TA咨询

    李在村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 主任医师

    擅长:性病艾滋病临床诊...

    向TA咨询
  • 伦文辉 主任医师

    北京地坛医... 皮肤性病科...

    擅长:皮肤病、性传播疾...

    向TA咨询

    吴焱 副教授

    北京地坛医... 副主任医师...

    擅长:高危性行为的风险...

    向TA咨询
  • 赵红心 主任医师

    北京地坛医... 感染一科主...

    擅长:艾滋病

    向TA咨询

    王克荣 副主任护师

    北京地坛医... 护士长

    擅长:艾滋病免费治疗咨...

    向TA咨询
下一个